当前位置:首页> 思政频道> 红色经典> 正文
琼崖巾帼 三战扬名
时间:2019-11-19 15:50:57 来源: 校民盟委员会 阅读次数: 作者:
打印
【字体:

80多年前,一群独立、坚强、勇敢的琼崖女性,挣脱了命运的枷锁,打破了封建的牢笼,与男子一同穿越枪林弹雨追求解放,将“红色娘子军”这个光荣的称号,镌刻在世界妇女争取解放斗争的历史长河中。

近一个世纪以后,当“向前进,向前进”的歌声响起,我们深情回望这片红色土地,仍会为她们的精神所震撼——她们用鲜血和生命向我们证明:战争,没有让女人走开;历史,允许让女人书写。

    1924年,在当时的琼东县(今琼海市境内)发生了震惊全岛的“冯素娥抗婚”事件。尚在读小学的女孩冯素娥为反抗包办婚姻,写拒婚书至当时的《琼崖新青年》杂志发表,立刻引起了当时众多进步人士支持“这充分表明,琼海妇女勤劳而且敢于反抗,已经具备了革命的思想觉悟。”琼海市委党史研究室原主任陈锦爱说要反抗,是因为当时的琼崖妇女除了要受政权、族权、神权和夫权的压迫之外,还要受包办、买卖婚姻以及婚后丈夫遗弃的痛苦。她们深知,只有跟着革命队伍走,才有翻身之日中共琼崖特委听到了妇女的呼声。1930年8月,中国工农红军第二独立师成立,1931年3月,琼崖特委批准先在乐会县创建“乐会县赤色女子军”。队伍成立后,不仅乐会,就连琼东、万宁等邻县的进步女青年也纷纷提出要加入这支队伍。于是,琼崖特委决定正式成立女子军特务连,并划归中国工农红军第二独立师红三团建制。

    5月1日上午,乐会四区赤赤乡内园村内练操场彩旗飘扬,一面鲜艳的红旗在10多米高的旗杆上升起。苏区周围群众早在前几天,以走亲戚、赶集、放牛为掩护早早赶到现场,红军独立师师长王文宇、政委郑大理也专程从师部赶来见证。当女子军特务连首任连长庞琼花登上司令台,从王文宇手中接过连旗时,台下掌声雷鸣。琼海市委党史研究室主任谢才雄说,这标志着,国内首支在土地革命时期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以执行作战任务为主的、单纯由妇女组成的成建制武装队伍被写进了历史。

     “红色娘子军之所以能够激励一代又一代人,不仅因为她们的胜仗一个接着一个,更重要的是在大敌当前时,她们为了坚守理想信念敢于牺牲。”谢才雄说,在琼崖革命低潮时期,女子军为革命作出了巨大的牺牲。

    1932年8月5日,为了掩护琼崖党政军领导机关西上母瑞山,特委决定让红一营和女子军在马鞍岭坚守迎击追兵。在第二天的战斗中,尽管敌人的炮弹不停地呼啸而来,山岭下是黑压压的敌军,炮弹掀起的泥土石块就砸在身边,但是女子军全然不顾,继续战斗。子弹快被打光时,当时已经是连长的冯增敏命令女战士们每人留下一颗光荣弹,其余子弹全部交给陈月娥,由这名机枪手全力阻击敌人,其他人则做好肉搏战准备。在这阻击战的最后时刻,王文宇带领援兵赶到,将敌人的一次冲锋打退后,命令女子军的10名战士留下来坚守,其余女子军和红一营向牛庵岭撤退。可8月6日晚,冯增敏带领一个班的战士返回马鞍岭阵地接应坚守战士时发现,留守的10位女子军已经全部牺牲,个个鲜血淋漓,周围尽是被摔断和砸碎的枪支,身体却依然保持着和敌人搏斗的姿势。

    值得一提的是,在母瑞山突围战中后,女子军干部庞琼花等人均被逮捕,被关在阳江警察所监牢。发动第二次反革命“围剿”的国民党第一集团军警卫旅旅长陈汉光亲自逐个审问她们,想从她们嘴中套出红军的去向,但大家均守口如瓶。

    她们在暗无天日的监牢里艰难度日,直到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国共合作抗日后才获得释放。但她们的革命步伐并没有停下,重获自由后,她们又以各种形式投身到抗日救国的战争当中。

    “在整个海南革命斗争的历史中,无数妇女同志贡献着自己的力量,她们都是受了红色娘子军精神的感召。”省委党史研究室原主任、研究员邢诒孔认为,“红色娘子军”这个称号早已成为了展现海南女性坚韧不屈的一个符号、一种荣耀。

 


  • 返回顶部】【关闭本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