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频道> 媒体聚焦> 正文
【凤凰网】《文化·大家》第33期:追忆大师的似水年华
时间:2019-08-07 17:57:07 来源: 本站 阅读次数: 作者:
打印
【字体:

本期的《文化·大家》,我们去认识三位学界泰斗,他们均是江西人,又都出生于上世纪二十年代,耄耋之年仍以充沛的精力读书做学问,以热烈的情感对待生活细碎的日常。他们是各自的领域的表率,对中国文化均有着非凡的建树。他们分别是:

在翻译界“舍我其谁”的泰斗许渊冲;黎明前起来读书古典文献整理专家刘世南;见证新中国工具书变迁的辞书编纂家舒宝璋。 

辞书编纂专家

舒宝璋:见证新中国工具书的变迁

人物简介:舒宝璋,1929年生,江西著名古籍整理研究及辞书编纂专家,1961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先后任江西省高校古籍整理领导小组成员、顾问,国家古籍整理出版规划领导小组资助项目、全国高等院校古籍整理研究工作委员会规划项目《豫章丛书》整理首席学术顾问,参加过《新华字典》《现代汉语词典》《辞源》等工具书的修订编纂工作。

少年时代的舒宝璋得到父辈传下来的一本《辞海》后,便从此对辞书着了迷,几十年的时间里,他嗜书成瘾,终日沉浸在古典文献之中,为它们“挑刺”, 他还多次被邀请参与中文工具书的修订,为中国的古籍整理和辞书编撰做了大量工作,作出了重要贡献。

早年,舒宝璋担任过国家古籍整理出版规划领导小组资助项目、全国高等院校古籍整理研究工作委员会规划项目《豫章丛书》整理的首席学术顾问,同时也是江西省髙校古籍整理领导小组顾问,参修过《新华字典》,参编过《现代汉语词典》,参审过《辞源》,并任《实用汉语词典》副主编,此外,还选注过《庾信选集》,校注过《唐才子传》等。可以说,在江西古籍整理方面,舒宝璋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曾为北大才子的舒宝璋,从年幼时期开始就博览群书,用他自己的话说是“嗜书成瘾,终身无改”,他平生所乐就是三件事:看书、写作、查字典。

舒宝璋说,他从小就与字词有着深厚的感情和缘分。在外界看来,这似乎属于天然的情感,但实际上与他从小生长的环境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小时候,舒宝璋生长的地方有间“洋学堂”。有一次,他到一位读书人家里去玩时,发现案头搁放着一本《康熙字典》,便好奇地翻看了起来。他立刻被吸引住了,发现自己之前认识的一些字词原来还可以有另外的写法和意义。承得那位读书人的好意,这本《康熙字典》被舒宝璋借回了家中。之后,他便闭门不出数月,将《康熙字典》中一些常见的古字形都抄了下来。

时隔多年,舒宝璋依然很享受当年的那种满足感。正是儿时的好奇心,引领他走上了古籍整理的学术道路,影响了他一生。

古籍整理注重词句的修正与考究,这就要求整理者需要具备较高的学识与素养,而这种功力并非朝夕即可养成。舒宝璋从小就养成了爱与字、词、句“较真”的习惯,似乎早就为从事古籍整理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舒宝璋说,儿时的他曾因为写错了一个常见字而被老师公开批评,于是,在那之后,他变得很喜欢查字典,家中那本父辈传下来的《辞海》也成了他翻看最多的书。尤其是到了1943年之后,他用自己积攒了很长时间的钱买了一本《辞海》,便天天捧着看,似乎在里面发现了一番新天地。

正是从那时候起,舒宝璋养成了查字典的习惯,喜欢去怀疑一切他不能确定的字、词、句。这也为他今后从事古籍整理工作奠定了扎实的基础。

对于一个“嗜书成瘾”的人来说,唯有大量阅读各类书籍才能满足他的需求。源于对古典文献的兴趣,并且凭借着丰富的知识储备和语言研究功底,舒宝璋发现市面上不少“经史子集”在出版和重印后都存在一些字词、标点符号等不够准确的问题。

比如1978年由辽宁在中华书局第一版基础上重印的《古文观止》中,舒宝璋就指出了五个方面的问题。

舒宝璋书房

自1965年以来,舒宝璋先后写下关于古籍整理方面的文章数百篇。他在古籍整理方面的水准在全国古典文献修订、编撰和整理领域得到了广泛认可,这也给他带来了更多的机遇。

50年间,商务印书馆出版的《新华字典》《现代汉语词典》《辞源》和《应用汉语词典》这四部精品工具书的修订工作,每部都参加了的,全国仅舒老一人,可谓见证了中国工具书的变迁。他也因此结识了吕叔湘、丁声树等语言学大家。

如今,已是耄耋之年的舒老依然以书为伴,每天沉静在书海,因为没有工作和生活的牵绊,他仿佛又回到了童年时代那种嗜书的心境。


  • 返回顶部】【关闭本页
下一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