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频道> 春雨视点> 正文
【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电 视
时间:2019-06-19 17:04:58 来源: 本站 阅读次数: 作者:外国语学院 余志科
打印
【字体:

黑白

我几乎与改革开放同岁,1977年出生在一个普通工人家庭。爸爸眼睛极度近视,眼前只有朦胧的光影,妈妈是非常传统的中国式贤妻良母。

生活,亦如爸爸眼里的世界——迷蒙混沌的“黑白”。

穷!

地上发现一节小指长的烟头,我就会趁无人时捡给爸爸,爸爸总是笑眯眯地捋捋翻卷的烟纸,或长长地吸上几口,或小心地放入烟盒。塑料的凉鞋扣带断了,便会剪下一截废弃凉鞋扣带,把火钳放在火上烤红后,置于断带与废带中间,使劲掐住,慢慢抽出,两条塑带于是熔粘在一起,鞋带也就修补好了。

那时,最大的梦想就是一身“黑白”——白色衬衫,黑色裤子,一双白回力。

记事起的一大乐趣,就是听收音机。砖头大的盒子,连接着外面的世界。“小喇叭开始广播了”、“听孙敬修讲故事”、“单田芳老师的‘三侠五义’”,彼时的声音不仅穿过空间,也穿透时间,融为人性中的一部分。

隔壁单位不知何时买了台电视,放在单位活动中心的大厅,专门做了个电视机柜锁着,每晚定时向单位职工开放。

想看电视的人很多,认识管理员的人可以走个“后门”进去看。我和哥哥跟着一群小孩溜进去,结果只我俩被管理员赶了出来。回家和父母一说,父母很生气,警告我们要争气,以后不能再去。于是,我俩再也没有去过,但一到周末晚上,心里就痒痒得不行。

爸妈让我们争气的同时,自己也一直在“撸起袖子努力干”。大概过了一年,1982年的一天,我和哥哥放学回家,走进房间,立马兴奋地跳了起来。一台12寸的黑白电视机放在桌上,不亚于“宇宙的中心”。一家人真的是高兴坏了,调制师傅一走,就迫不及待地围着电视看了起来。

那年整个单位就我家买了电视机,共花了200多元,还要用票买,这是爸妈省吃俭用一年的积蓄。我到现在仍记得是南昌电视机厂生产的“华灯”牌电视机。

简单的黑白却带来了无比的快乐。

现在还能清楚地记得每次看电视时,连新闻联播都要看完,直到最后出现雪花点,所有节目结束,仍然意犹未尽,恨不得看个几天几夜。

播放《霍元甲》《陈真》等节目时,那真是万人空巷。那时住着平房,电视机被搬到窗子外播放,百十号父母的同事和附近村民或站或坐,随着剧情,时而静默,时而欢跃。伴随着的1984年春晚《我的中国心》一曲,爱国情怀在大街小巷弥漫渐浓,经久不散。《渴望》催生了中国第一批追剧达人,妈妈每晚睡一觉再爬起来观看,将声音调到最小,再没有比当时的中国人充满了对美好生活的“渴望”的了。

彩色

生活逐渐开始丰富多“彩”起来。

家里电器设施越来越多。“莫愁”牌双缸洗衣机,“如意”牌电冰箱,“半球”牌电饭煲,“蝴蝶”牌缝纫机,“金狮”和“凤凰”牌子自行车。那块盒式收音机不知何时消失了,哥哥初一时,为了给他学英语,换了一台大的录音机。

乐趣也逐渐增多。洗衣机甩水的时候,振动得特别厉害,以至于甩完水,洗衣机会挪动好几米,所以每次甩水,妈妈都会让我俩抓紧洗衣机,如此每次洗完衣服,胳膊都是酸麻的。夏天,会帮着妈妈做绿豆冰棒和盐水冰棒,“再也不用去冰棒房打冰棒了”。还有一次,哥哥说给我变个魔术,给好的自行车胎补胎,哪知车胎洞越磨越大,补不回去了,结果爸爸回来好一顿揍。

我们的男体育老师卷了发,那回头率是相当的高,看完很多人还会骂一句 “卷毛”、“不正经”。爸爸几个朋友经常会背着吉他来家里玩。班上同学开始穿牛仔裤、中山装。港台片也越来越多,最羡慕的是有些同学头上带着耳罩,手上握着随身听,唱着小虎队的歌曲,跳着霹雳舞。

身边越来越多的同学家里开始有了彩电。因为单位安装了闭路电视,电视台、电视节目越来越多,可以直接接收Chinav、凤凰卫视、中文卫视等港台电视节目,电视台开始24小时不打烊。家里的黑白电视越变越小,频道数量也不够用了。所以,每次我和哥哥去完同学家,回来总会抱怨几句。

高二一天下课到家,隔着纱门,看见厅堂内闪烁着彩色的光芒。我拉门跨进去,高兴地问了一句:“买彩电了啊!花了多少钱啊?” “嗯,花了2500。”妈妈在厨房应了一声。

电视彩色了,反应却越来越“黑白”。

互联网+

观众口味越来越多元化,电视市场越来越细分。我喜欢看经济、时事类新闻,爸妈却喜欢看日常生活新闻和家长里短的电视剧。

哥哥定居在了外地,爸妈跟着我生活。2009年新房装修,我在每个房间都安装了电视机。他们刚入住的时候,特别开心,经常说“和宾馆一样”。

2010年,电信网、广播电视网、互联网三网合一进入实质阶段。由电视台垄断的有线电视网络瓦解,家里安装了网络电视。电视频道百八十个,各种电视、电影节目都可以后退、回看、点播。

电视终端,已经不仅仅是指传统电视机,还包括电脑、平板电脑、手机等电子通讯设备。电视行业的竞争也日趋激烈。电视节目运营商从传统的电视台,扩充为网络运营商、自媒体。传统电视台生存开始出现危机。2017年,网络视频用户规模达到5.65亿人,视频用户进入全民化时代,每月支出40元以上的付费会员从2016年的20.2%增加到2017年的26%,国内用户付费比例较2016年增长7.4%

看电视的渠道多了,反而不大看电视了。去韩国留学一年,几乎没有看过电视,却丝毫不觉得“无聊”。

一台电视,一个世界。原来我们通过电视来了解世界,而今我们开始通过走向世界来了解世界。电视产业的发展正是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发展的缩影。改革开放四十年,人民生活的节目越来越多元,越来越有个性;人民生活的水平越来越发达;人民生活选择的权利越来越丰富多样,这不正是我们国家、我们民族不断发展的见证和目标吗?不正是每个人的中国梦吗?


  • 返回顶部】【关闭本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