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思政频道> 红色经典> 正文
苏区红色经贸先驱———邓子恢
时间:2019-04-22 18:44:34 来源: 本站 阅读次数: 作者:
打印
【字体:

中央苏区时期,邓子恢先后担任过中共闽西特委书记、闽西苏维埃政府主席、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财政部长、代理土地部长、国民经济部部长等重要领导职务,是闽西革命根据地的主要创始者之一、是中央苏区党政军主要领导人之一。他在领导苏区革命的过程中对土地分配、粮食调剂、财政、金融、税收等方面制定了许多行业的标准,对苏区经济社会发展作出了杰出贡献,不愧为苏区红色经贸的先驱。


一、不断制定、完善土地分配政策与标准,为苏区开展土地革命奠定基础

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事关中国数亿农民悲欢的土地革命和改革过程中,邓子恢把解决农民的土地问题当作民主革命的关键。他结合土地肥瘦标准,制定了土地分配的政策和原则,满足了农民的需求,从而得到最广大群众的拥护。

1.首创土地分配抽多补少的原则

19287月永定暴动后,邓子恢看到农民群众意气昂扬,认为正是发动全面土改的最好时机,便向永定县委建议,立即撤回溪南进行土改。永定县委接受了邓子恢的建议,在溪南各乡、区召开群众大会和代表大会。8月中旬,溪南区工农兵代表大会在金砂金谷寺召开,正式成立了闽西第一个区苏维埃政权———溪南区苏维埃政府,大会还颁布了由邓子恢、张鼎丞等调查起草的《土地法》《劳动法》等新法令,讨论了废除田租、债务,并进行分田试点。

根据安排,邓子恢具体负责分田工作。邓子恢虽然对土地革命尚无经验,但他紧紧依靠农民,通过调研和召开农民代表会议商量,提出了永定溪南区土地分配的具体政策与办法:以乡为单位,即以本乡人民现有亲自耕种的土地,作为本乡的土地所有权,归本乡按人口(除反革命分子外)平均分配土地;又用抽多补少的办法(根据现耕的土地多少,按全乡每人平均应收的亩数为依据,有多的抽出来,不足的补给他)去实行分配。地主、富农也同样分田;山林归各乡、村公有,水随田走,不合理者个别调整。他们首先在金砂乡作典型试点,取得分配土地的经验后,即在溪南全区开展土地的没收和分配工作。在很短的时间内,溪南十多个乡分配了土地,约在两万人左右的地区内,完成了土地分配的工作。这就是著名的溪南分田经验。邓子恢在溪南区土地革命斗争中首创了抽多补少的原则,为闽西进一步开展土地革命提供了分田标准。


溪南区苏维埃政府———金砂金谷寺

2.中共闽西一大完善土地分配政纲

19296月,红四军第二次入闽,毛泽东对邓子恢创立的抽多补少溪南土地分配政策给予了充分肯定。从6月底至7月初,闽西红色区域5个县大部分地区在邓子恢制定的抽多补少土地分配标准下简化分田手续,加快了土地革命进程,开展了土地分配工作。7月,中共闽西第一次代表大会在上杭县蛟洋召开。邓子恢在毛泽东的指示下起草了《土地问题决议案》,形成了一套新的土地政策。这个决议案除了重申土地的分配应以原耕为基础,以乡为单位,抽多补少,按人口平均分配外,补充规定:第一,要区别对待大小地主与富农,只没收富农多余的土地,不过重打击富农;第二,对于中农应采取保护政策,认为中农是可以帮助革命的,不要予以任何的损害;第三,对地主将酌量分与田地。这一新的土地政策是对闽西土地革命的历史经验的总结,对之后闽西土地政策的确定,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勘称当时土地革命的典范

闽西一大召开后至1930年年初,闽西苏区各县大体上参照上述政策进行分田,解决了纵横300多里的50多个区500多个乡80余万人的土地问题,这完全证明了这些土地政纲的正确。

3.增补抽肥补瘦土地分配原则

随着苏区土地革命斗争的不断深入,邓子恢在农村调查中了解到土地分配抽多补少原则只是达到数量上的相同,而质量上悬殊很大,地主富农将瘦田抽出,好田留给自己,一亩顶两亩,贫雇农还是吃亏,农民对于在土地分配中日益突出的肥瘦不均问题产生了强烈不满,也就产生了多与少”“肥与瘦的标准之争。19302月,中共闽西特委书记邓子恢主持召开中共闽西特委第二次扩大会议,把土地分配中的肥瘦不均问题正式提到了议事日程上。会上,邓子恢主持制订了《关于土地问题决议案》,对土地分配标准补充了一条重要的规定:分田方法以抽多补少为原则,抽出之田以肥瘠均匀为度,好田多者抽好田,坏田多者抽坏田。这一规定,能够以最快的速度和最佳的方式满足大多数农民的要求,并且对之前闽西土地分配政策中充分表现了对富农妥协的机会主义策略的错误进行了修订,表明闽西的土地政策发生了重要改变。

同年3月,闽西第一次工农兵代表大会召开,邓子恢当选闽西苏维埃政府主席。之后,邓子恢颁发了第一份《土地问题决议案》,正式把这一规定写到了决议上,作为苏维埃政府必须遵循的一项法律。接着,在邓子恢直接领导的龙岩县土地调整工作中,进一步把这些经验总结为抽多补少,抽肥补瘦八个字。这条土地分配政策,对后来中国土地改革发生了重大的影响。邓子恢在土地问题上总结、创造的重要经验和做法,受到毛泽东的赞赏,称赞闽西土地解决办法最好

二、不断规范苏区商业贸易活动,推动苏区经济稳固发展

在苏区时期,国民党为了从经济上困死苏区,采取了强制性的经济封锁,切断苏区与外界的联系,扰乱了苏区商品市场,给苏区经济造成严重困难,工农小资产阶级群众和红军士兵群众的生活不安,有时真是到了极度。为了打破敌人经济封锁,邓子恢等共产党人积极采取各种各样措施稳定苏区市场,从而缓解了苏区经济上的困难。

1.组织粮食调剂局,平定粮食价格

粮食是商品贸易的大宗。粮食价格的跌落严重损害了闽西苏区经济发展。1929年以来闽西苏区粮食价格大起大落,在收获时米价大跌,如苏区之永定虎岗与龙岩大、小池也跌到每块钱三斗零,折算大洋每担谷子只得一块多钱。邓子恢认为,粮食价格的大幅度变化实在对苏区经济有很大的妨害。

为了调剂粮食和平抑物价,1930614日,闽西苏维埃政府发表由邓子恢签署的《关于组织粮食调剂局问题》的布告,要求各级政府创办粮食调剂局,争取在夏收时做好调剂收购粮价,提高农民购买力,繁荣粮食市场,发展苏区经济。布告规定了粮食调剂价格标准:即以高于市价1/3的价格购入谷子,将收购的谷子妥善存储,36个月以后再以当初收购价的95%返销给原主。这一措施避免了农民因急需用钱而贱卖粮食引起价格下跌,也不致于农民在急需粮食时到市场上购买高价米而受到剥削。返销剩余的谷子则可运到粮价高的地方出售,盈利部分归粮食调剂局扩大基金。同时,粮食调剂局通过收购、贩卖、调节、储藏等业务,狠狠打击了奸商富农的故意囤粮、偷偷操纵、故意压低粮价的行为,平衡苏区的粮食供应与需求。闽西粮食调剂局的成立,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敌人的经济封锁,抵制了奸商剥削,保障了苏区军队与人民的粮食供应,起到了调节米价,稳定粮食市场的作用。


上杭县才溪区粮食调剂局长戳

2.规范市场秩序,实行自由贸易政策

为了尽快发展苏区经济,闽西苏区党和政府执行正确的保护和扶植私营商业的政策。

私营商业是苏区三条商品流通渠道之一。19304月,闽西苏维埃政府发布了由邓子恢签署的《关于取缔牙佣条例》的布告,打倒控制圩场的封建把头,取消牙人包办制度、牙人佣钱一律减少抽收,重视对商人的宣传,鼓励商人积极办货,严禁不法私商以次充好,还组织经济干部不定期地检查圩场和集市的经营秩序、商品质量,使得苏区市场贸易出现了日渐繁荣的局面。同时,为了打破敌人的经济封锁,稳定苏区经济发展,邓子恢又签署了《闽西苏维埃政府第五号布告———关于经济政策决议案》,指出要保护自由交易和私有财产制度,以开发社会的生产力,规定各级政府要切实保护纸、木、烟草等苏区产品的流通,不得任意扣留没收;鼓励白区商人到苏区经商,保护外来客商,维持自由买卖,不予规定其价格,不准向他们筹款,以免外商裹足不前。同时,要求各级苏维埃政府组织各种贩卖合作社,经营苏区产品之输出,调节苏区内部粮食和其他物资的余缺。

同年5月,闽西苏维埃政府又执行邓子恢签署的第九号布告《商人条例》,明确规定:商人自由贸易,政府不予限制价格;商家往来帐目,政府不予取消;各地船只货物往来,如非违反苏区禁运物品,输入与输出,政府一律予以保护。特别指出商人应用秤斗尺,须改造一样,不得用手段来剥削工农7月,邓子恢代表中共闽西特委在闽西第二次代表大会上的工作报告中再次提出要取消大秤”“取消银水剥削。邓子恢作为地方领导人颁布的一系列政策措施对当地的经济贸易发展无疑是提供了各种行业标准。

3.组织合作社,解决剪刀差问题

苏区时期,为了解决工农业产品价格之间凸显出来的日益严重的剪刀差现象,中共闽西特委书记邓子恢于192993日签发了《中共闽西特委通告(第七号)———关于剪刀差问题》,分析了闽西剪刀差的产生原因及其危害,指出调剂剪刀差现象是苏维埃当前急务;并制定了解决剪刀差闽西党的剪刀差政策,其中最重要的一条措施是:由县区政府经济委员会有计划地向群众宣传,并帮助奖励群众创造合作社,如生产合作社、消费合作社、信用合作社等,使农民卖米买货不为商人所剥削,而农民储藏资本得以收集,使金融流通。”11月,邓子恢在主持中共闽西特委第一次扩大会议时再次强调创办合作社问题,指出解决赤色区域中剪刀差现象的特殊经济问题,成为目前闽西党当务之急各级政府工作,应针对群众要求,为群众解决痛苦,在目前应努力帮助建立合作社之组织

此后短短数月,在中共闽西特委特别是邓子恢的大力推动下闽西苏区内各种生产、消费合作社迅速出现。合作社通过充分聚合民众的力量,互相合作,抵抗了私人资本的剥削,消减了经济封锁带来的工业品与农产品之间剪刀差现象的影响,有效地解决了因为受军阀的经济封锁,商人的购买怠工,以致物价高贵,金融停滞等问题。到19314月,仅永定县就登记有各种消费合作社57个,粮食合作社(粮食调剂局)34个,信用合作社9个。合作社的成立一定程度缓解了剪刀差和粮食价格暴跌等问题,它也成为民间开展红色质检的最佳组织和闽西群众最急切的需要

永定太平区苏维埃信用作社旧址

三、不断制定、完善苏区财税金融币制,巩固苏区政权

闽西苏维埃政权建立之后,邓子恢领导建立了革命根据地财政、统一币制,革故鼎新,建立了自己的金融体系,使得苏区金融事业从无到有,为巩固苏区政权,改善民生,作出了重要贡献。

1.创办闽西工农银行,稳定苏区金融

为了稳定金融市场和改善人民生活,192993日,中共闽西特委书记邓子恢签署发布了中共闽西特委第七号通告,要求由县政府设法开办农民银行,区政府设立借贷所,办理低利借贷,借予贫困农民,使农民不至于告贷无门而贱卖粮食。其银行、借贷所需基金,则由打土豪拨出一部分,并招集私人股金或向私人告贷,集资而成。1930年,随着根据地的巩固与封建体制的逐步瓦解,建立一个苏维埃政权领导下的新型的金融体系成当务之急。7月,在闽西第二次工农兵代表大会上邓子恢再次提出,目前为要调节金融,保存现金,发展社会经济,以争取社会主义胜利的前途,唯一的方法是设立闽西工农银行117日,我党第一个商业银行———闽西工农银行正式在龙岩成立,邓子恢、阮山、张涌滨、曹菊如、蓝为仁、赖祖烈、黄维仁等七人为银行委员会委员。闽西工农银行成立后,随即印制发行纸币,用银元作发行储备基金,可用纸币兑换,禁止劣质银币和杂钞输入;白区银元按一定比例向闽西工农银行兑换纸币;政府财政等机关部门收入银元后,一律存入银行,支付时只给纸币等等,从而为发展闽西苏区生产、活跃苏区经济、沟通赤白贸易和打破国民党的经济封锁,起到了积极作用,一定程度上为稳定苏区金融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1932年,邓子恢在就任临时中央政府财政部长后,积极开展统一发行货币工作,鼓励群众普遍使用苏维埃国家银行发行的货币,并规定白区的货币不准在苏区流通,机关、红军部队一律使用苏维埃货币,一切交易和纳税均按国币计算,不收杂币。货币的统一稳定了苏区市场和金融物价,保障了中央苏区经济上的独立自主。

闽西工农银行旧址

2.统一财政,保证革命根据地建设需要

邓子恢认为,财政是国家与政府的命脉,财政工作不好,直接影响到军事与行政,间接则影响到整个社会经济与整个阶级政权。为了实现苏维埃供给红军战争经费,支援革命战争的胜利,必须实行财政收支统一,建立财政系统,建立和整顿税收制度。

为统一财政以保证革命战争与根据地建设的需要,1930325日,邓子恢主持召开的闽西第一次工农兵代表大会通过了《财政问题决议》,对财政管理作出统一财政、厘定税制、限制开支、确立预算制度、建立财政独立基础的规定,从而统一了苏区财政,开始建立起财政工作制度,纠正各自为政、滥行开支的流弊。

1932年,邓子恢在担任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财政部长后,为解决各级苏维埃政府自行收支税款,不报告临时中央政府的税制紊乱现象,于816日签发了财政部关于统一税制的第15号训令,决定从八月份起,凡土地税、商业税、山林税店租、房租、矿产资产等各项租税收入,各级财政部都应另立账簿,如公债款一样,分别收入,按月解缴上级,汇送中央或中央的指令之用途。而在发现几乎所有单位收钱、管钱、用钱混乱,账目不清时,作为财政部长的邓子恢又签发了财政部第12号训令,以统一会计制度。明确规定:收钱、管钱、领钱、用钱要分开;各级收支情况应按系统分别登记上报;确定会计科目,按统一的名称与范围记账;确定预决算规则,实行预决算制度;统一簿记、单据格式,按规定要求记账;实行财政交接制度,交卸者应提出清单报告,接管者要凭单清理核收。

邓子恢在领导苏区经济社会发展过程中对苏区的土地改革与分配、自由贸易政策、财税金融制度等方面问题,通过不断深入调查研究,不断完善和制定了各种适宜苏区各行业发展的标准,为规范苏区经济贸易活动和财税金融币制作出了一定的贡献,堪称为苏区红色质检的第一人。


  • 返回顶部】【关闭本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