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文学频道> 散文随笔> 正文
落雪人生
时间:2017-06-30 17:13:35 来源: 阅读次数: 作者:王束
打印
【字体:
  我将于茫茫人海中,访我唯一灵魂之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如此而已。”——徐志摩

  隆冬的山谷深处,漫天的雪花飞散开来。


  雪花在灰蒙蒙的天空中起舞,飘飘忽忽地打着转,缓缓飘落到地面,又忽地钻进泥土里不见了,整个山谷安静又祥和,静得仿佛听得到山谷的心跳,还有雪花落地时扑扑的声音——那是落到山谷的心里了呢。
      

  徐志摩的一生便如同这落雪山谷一般的静谧,虚怀若谷的胸膛与细致入微的造就了这样一位温文尔雅又异常倔强的年轻诗人——是的,年轻,他是永不老的。单纯的像个孩子——一个敏感又多情的孩子,只有孩子才能才能把全部的热情集中起来,在他的的世界里,一切都是至纯至善如白雪般美好。他在他的山谷里经历着春夏秋冬,他常仰望天空,看着漫天飞舞的雪之精灵飘忽而下,那些触手即化的雪花就如同他敏感细致的神经。还有,那曾经爱过他和他爱过的人……

  

  一直固执地认为徐志摩心中唯一爱的人是林徽因,即使后来有了个千娇百媚的陆小曼。对于林徽因的爱情是痛苦且艰难的。他侵入了所有心思与精力,而林徽因还是嫁为人妇。或许徐志摩应该像金岳霖一样终身不要以示对林徽因的爱之深切,然而他没有——那亦不是徐志摩的风格!他会为她哭为她笑为她写诗为她神魂颠倒,可当他把对林徽因的思念与爱意融入诗中的字里行间之后,他会合上书本,支好笔,继续在茫茫红尘中寻找他的爱。只是,没人知道,在他心里的那座山谷早已白雪皑皑了。

  

  曾在一本书中看过陆小曼的照片,远及电视剧《人间四月天》的伊能静风情万种,猛一看竟有点像芙蓉姐姐,可就是这样一个女子,嫁过人做过交际花还喜欢吸大烟,却轻易就捕获了诗人徐志摩的心,我不否认她确实有些才是,不然也写不出《哭摩》这样的文章;但我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徐志摩所谓的灵魂之伴侣,但看过《爱眉礼记》的人都会相信那时的徐志摩正爱得如痴如醉。

  

  不知他心中的那座山谷是否已经春意盎然呢?

  

  事实证明,那里依旧是冬天,那一年,徐志摩得知林徽因要在某大学举行讲座,便连夜搭机前往却不幸坠机身亡。写下这几行字的时候,我的心不禁一颤——是啊,一个人的生死就在一瞬间改变,而这几个字就可以概括这位诗人的罹难。他就这样走了,像雪花一般从空中坠落。温顺的张幼仪,妩媚的陆小曼,还有水莲般的日本女人……以及这一生都无法释怀的林徽因那变成过眼云烟,变成了镶在天空中闪亮的星。我仿佛看到了那个戴黑框眼镜,穿着深蓝长褂,身影消瘦的男人,默默地向那山谷走去。雪花轻抚他的发,他的眼,他始终没有回头,雪地上留下两行孤独的脚印。

  

  因为有爱,徐志摩的诗充满了清新与希望。尽管他的诗作并不都是关于爱情,但不能否认因为有爱,他的诗才会灵气逼人。他对人生的感悟对至爱的追求是彻底又热烈的,但追求的终极永远是朦胧的。所以,在通往理想的道路上,他迷失过,彷徨过。或许他要的,就是像陆小曼这般媚俗却又现实的女人,而林徽因也许就是天空中最洁白的一片雪花吧。

  

  又是落雪的时节,山谷中堆满了白白的一层,在这万籁俱寂的世界,一切似乎都变成了永恒。当雪花在我的手心融化的时候,整颗心都跟着温热起来。默默离开那个已离我远去的孤魂,那个文字的精灵,那个爱的焦虑徒,感谢他们带给我对纯爱的向往以及那座落雪的山谷……

  

  那一年,这一天,全世界开始下雪。

  • 返回顶部】【关闭本页
上一篇: 立尽斜阳
下一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