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文学频道> 散文随笔> 正文
立尽斜阳
时间:2017-06-29 22:10:51 来源: 阅读次数: 作者:胡艺文
打印
【字体:
  一个朋友说,人在夕阳下会清醒,会意识到许多事。夕阳西下,在绚丽和悲壮的光辉里,会猛然意识到时间的流逝、岁月的沧桑,以及曾经的一切。--题记
  有词云:“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这不过是浮生若梦,为欢几何。我却以为,落日的余辉抹在盛开的花朵上,会是怎样一种情形,也许是一种生与死的强烈对比,抑或是兴盛与衰败的碰撞。那是多么无助的欣喜,或许,这才是世间刻骨铭心的悲凉的极致吧!
  还记得友人的一句诗:“斜阳犹念东土谊,不畏西山旦复出。”正如野草枯了还会生,柳枝败了还会绿,桃花谢了还会盛开,夕阳也终究是要变成朝阳的,可这又需要时间的锤炼,黑暗的压抑和经过黎明前无边的死寂。尽管这样,年月把拥有变成失去,不是所有的东西,失去了还可以找的回来。
  曾经,会去追寻那么美丽的东西:看冰澌渐溶,老鱼吹浪;看翼剪东风,鹤唳千洲;看楼枕春水,亭台浸月;也体味过长川孤月,芳草天涯那旷古的空灵;千里孤坟,寒沙鉴曲的世间遗恨;也感受过风灯摇梦、夜雨敲窗时那令人泪垂的孤寂。而今总在猜测一个人在暮年时,会想什么呢?我至今无从知晓,但每每看见老人们在夕阳中散步,在抬望那片如血的红色时,我总会有伤心的感触。
  有时,在怀疑自己是否真的还有一颗年轻的心,是否还有“翻书偶然花瓣落,敲窗正好雨声来。”的那种闲逸,或是挽狂澜于既倒的那份火热的激情。而今,却若寒塘雁迹般,渐行渐远。
  是久在樊笼里,不得返自然吗?一个朋友曾经开玩笑,狗可以无拘无束地整天游荡,随心尽欲,人还不如狗呢!也曾想去凤箫索廊,菱歌泛夜,泊一叶扁舟,满川风雨看潮生。现在想来若是真像狗一样,无所事事,那么,还有奋斗的意义,还有生命的价值吗?我这样想却难以完全做到,却想鹅卵石一样,磨平了自己的棱角,埋在夕阳下河床的乱石堆里。
  仍记得友人的一句诗:“腴埂踪常在,闲荒草漫生。”可现在只是盲目的挣扎和追求。知道前路漫漫且修远,也知道须上下而求索,因此不断地希望自己更加坚强,不断地希望自己有那种永不言败的精神,可这一切都是无用的徒劳。猛然间回首,却找不到来时的路。曾经依稀留下的,只是沧桑顿改的失落与悲凉。而今只有对自己多关心一点,才是实实在在的安慰。 
  我依旧执着,追求向往的一切。每每清晨,经过世纪广场,迎见那洒满大地的阳光,让它照进心扉,开启我新的一天。希望患得患失的光阴,是从前的命运;让奔向未来的憧憬与希冀,充满大地。
  又见夕阳,依旧是那么安宁。暗红的下面是那么平静的淡紫,渐渐韵染了大地,漫过了尘世,沉淀了浮躁的心灵。我想,我所依恋的不只是它的宁静,或是那种不易察觉的永远。
 
 
  • 返回顶部】【关闭本页
上一篇: 一场旅行
下一篇: 落雪人生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