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文学频道> 散文随笔> 正文
解读 徐志摩
时间:2017-06-27 23:00:45 来源: 阅读次数: 作者:李纯
打印
【字体:
  我喜欢很多作家,比如说三毛,贾平凹等,但诗人只喜欢徐志摩。
  
  徐志摩是“新月派”的代表人物之一,他的诗不受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而是中西结合,创作不拘一格,自由流畅,很大程度上代表了当时新体诗歌的未来。
  
  任何一个成功的作家或诗人都有他的双面性,有人喜欢,也有人不喜欢,徐志摩因为他的感情经历,历史对他不公平,他留下的是一卷诗,而后人谈论的是他的婚姻。人们对他的争议围绕着他和四个女人的世间,一个人有理由选择他需要的感情,他美丽而伤感的爱情故事震撼现代人,追求心灵世界的共鸣,无怨无悔的单纯和真切,让充满时代气息的现代人看的满眼迷惑,在一代诗人徐志摩的心中,“寻求灵魂上唯一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他是这么悄悄地来,又这么悄悄地去了,他虽然不曾带走人间的一片云彩,却把永远的思念留给了中国诗坛。徐志摩作为一个诗人,他是幸运的,因为他被人们谈论。要知道,不是每一个写诗的人都能获得这般宠遇。也许一个诗人生前就寂寥,也许一个诗人死后就被忘却。历史有时显得十分冷酷。徐志摩以他短暂的一生而被人们谈论了这么久,相信今后仍将被谈论下去。而且谈论的人们中毁誉的“反差”是如此之大。这证明,他的价值。不论是人们要弃置他,或是历史要忘掉他,也许他真的曾被湮没,但他却在人们的记忆中顽强地存在着。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我们今天仍然觉得他以三十五岁的年华而“云游”不返是个悲剧。但是,诗人的才情也许因这悲剧情的流星般的闪现而益显光耀,普希金死于维护爱情尊严的决斗,雪莱死于大海的拥抱,拜伦在一场大雷雨中结束了生命……诚然,徐志摩的名字不及他们,他的一生尽管有过激烈的冲动,爱情的焦躁与渴望,内心也乏风暴的来袭,但他也只是这么悄悄地来了,又悄悄地去了,但这一来一去之间,却给我们留下了恒久的思念,也许历史正是这样启示着人们,愈是复杂的诗人,就愈有魅力。因为他把人生的全部复杂性作了诗意的提炼,我们从中不仅可窥见自己,而且也窥见社会。而这一切,要不凭借诗人的笔墨,常常是难以曲尽意幽。
    
  如今,见过徐志摩的人实在已如凤毛麟角,他们对徐志摩的印象,用四个字概括为一介书生。像他这样一位出身于巨商名门的富家子弟,社交广泛,又在剑桥大学受深刻熏陶的人。正如他在《吸烟与文化》中说:“就我个人说,我的眼是康桥教我睁开的,我的求知欲是康桥给我拨动的,我自由的意识,是康桥给我胚胎的。”他的思想的驳杂以及个性的体现,自然会很容易地被判定为不同于众的布尔齐亚的诗人,特别是在二、三十年代之交那种革命情绪高涨的时代。
  
  徐志摩感情之浮,使他不能为诗人,思想之杂,使他不能为文人,他是跳着践着不舍昼夜的一道生命来,他以三十五岁的英年留下世间一卷诗,也留下了一段情,在半个世纪后他又重新被拂出封面上的尘土,被后人重新鲜读。历史会取舍,也会保留。也许再过半个世纪,人们对徐志摩的认识就像现代人认识唐伯虎——一个才子而已。
  
  从前事,身后名,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一本诗集,而不是一个人,更不是一段情。 
  • 返回顶部】【关闭本页
上一篇: 梦醒时分
下一篇: 一场旅行
TOP